雨布

他以为还能再遇到,可是却再也遇不到了。

文 | 觅乐

发霉的旧窗户上雨滴不停的在打转,

发锈的金属铁柱禁锢着外面的景色不肯放行。

屋内热气腾腾的粥和母亲暖暖做衣的光,

老旧的沙发蜷缩着一双年幼且天真的眼睛。

景色趁金属铁柱疏忽大意,冲破种种阻碍,

钻进了那双年幼且天真的小小眼睛中,

埋下种种祸根,埋下万物因果。

那双眼睛随着小小身躯飞进了院子里,

泥土的芬芳与梧桐木的香气。

通通都跑进了那小小鼻子之中,

一幅雨布作的画深深的印在那里。

他以为还能再遇到。

却再也遇不到了...

觅乐

保持愚蠢 保持饥饿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

微信扫一扫,分享到朋友圈

雨布
返回顶部

显示

忘记密码?

显示

显示

获取验证码

Close